呂梁新聞網首頁  > 往事

清官廉吏于成龍——閩省兩司(一)

□ 閆衛星

2019年01月23日 09:28:25 編輯:

康熙十八年春,于成龍經過漫長的等待和長途的跋涉,終于抵達福建省省會福州,就任福建按察使一職。他的任期十分短暫,當年十月就升任福建布政使。次年二月便被康熙皇帝“特簡”調往北方的直隸。在福建工作只一年有余。

臬司職責

按察使衙門的全稱是“提刑按察使司”,屬于司法機構。按察使為正三品,年俸130兩,俗稱為“臬臺”“臬司”。主要職責是:振揚風紀,澄清吏治。所至錄囚徒,勘辭狀,大者會藩司議,以聽于部、院。兼領闔省驛傳。三年大比充監試官,大計充考察官,秋審充主稿官。

衙門里設有經歷、知事、照磨、司獄等一批屬員。

福建戰亂

福建省也是“三藩之亂”的重災區。

康熙十三年,靖南王耿精忠響應吳三桂的反叛號召,在福建省境內發動了反清叛亂,分兵三路進攻浙江、江西等地,聲勢浩大。但長期從事反清復明斗爭的臺灣鄭成功的勢力,并不信任耿精忠,覺得他朝秦暮楚,反復無常,是個勢利小人,不但不好好配合他的軍事行動,反而趁火打劫,出兵攻占了福建的興化、泉州和廣東的潮州等地。當時在臺灣主政的是鄭成功的兒子鄭經,這個人實在是缺乏戰略眼光。

康熙十四年,耿精忠派遣部下與鄭經議和,雙方約定以興化楓亭為界,楓亭以南州縣歸鄭經,以北州縣歸耿精忠,暫時穩定住了局勢。

康熙十五年九月,清廷派康親王杰書率大軍進入福建。耿精忠兩面受敵,只好向清軍投降。接著,康親王杰書繼續進兵,收復了興化、漳州和泉州,把鄭經逼到了廈門。

康熙十七年,鄭經率兵反擊,攻打漳州等地。這年六月,朝廷提拔福建布政使姚啟圣為福建總督,福建按察使吳興祚為福建巡撫,領兵配合康親王,共同對鄭經作戰。

吳興祚升官后空缺下來的福建按察使一職,就由皇帝特簡,委派在湖廣立下大功的于成龍接任。所謂“特簡”,就是“破格提拔”的意思。于成龍擔任湖廣下江防道的時間很短,還不到正常調動或者提拔的時候,所以這次升官算是“特簡”。后來的幾次升官,也都算皇帝“特簡”了。另外需要說明的是,于成龍是漢人,又是“副榜貢生”出身,能夠做到按察使這個級別的官,在當時已經是非常特別了。他在黃州時的種種優越表現,引起朝廷和皇帝的高度重視,已經成為清朝政壇上一顆冉冉升起的新星。

平反冤獄

于成龍康熙十八年到任的時候,福建省的監獄里關滿了違反“遷海令”及其他禁令的百姓。

明朝時,為了防備倭寇,長期實施海禁,嚴重影響了中國的海外貿易。順治十八年,為了對付鄭成功的反清勢力,清政府又下達“遷海令”:嚴格禁止商民船只私自入海,不允許用大陸的產品、貨物進行海上貿易。有違禁者,不論官民,俱行正法,貨物充公,違禁者的財產賞賜給告發之人;負責執行該禁令的文武各官失查或者不追緝,也要從重治罪;保甲不告發的,即行處死;沿海可停泊舟船的地方,處處嚴防,不許片帆入海;如有從海上登岸者,失職的防守官員以軍法從事,負有領導責任的總督或巡撫也要議罪。

于成龍首先要解決的大案,就是數千名“通海”罪犯及耿精忠叛亂附逆人員的處決問題。這都是吳興祚手里積攢下來的案子,于成龍只要朱筆一圈,手一揮,這幾千名罪犯就人頭落地了。但于成龍時時記著自己的“天理良心”,哪敢如此草菅人命?他仔細查閱案卷,發現原來的審理十分草率,絕大部分犯人都是被冤枉的。他也明白“遷海令”的實質,百姓們出海捕魚、貿易,都是正當的生計,并不都是為了資助臺灣鄭經,朝廷是寧可多抓錯殺,也要杜絕鄭經的后勤補給,被抓百姓本來就是十分冤枉的。至于耿精忠叛亂的附逆人員,也有大量是受脅迫的或被冤屈的。

于成龍思忖再三,向巡撫吳興祚、總督姚啟圣分別請示,要求釋放這批人。吳興祚和姚啟圣知道朝廷的嚴令,出了事是要追究督撫責任的,不敢答應。于成龍又找康親王杰書申訴,他指著那些被拘押的婦女兒童說:“這些人怎么可能造反?”杰書是天潢貴胄,又是領兵統帥,沒有什么可擔心的,他聽于成龍講得有理,就一口答應了。

重新審理舊案,程序還是比較復雜的。

犯人們被一批一批地押到院子里等著,衙門里的公文來回穿梭著。有些案卷,反復匯報了許多次,最后的結論還是定不下。于成龍看犯人們可憐,就下令先去掉他們的鐐銬,并給他們弄點酒飯吃。根據監獄的慣例,殺頭前都要去掉鐐銬,賞給酒飯,犯人們以為自己要被處死了,心如死灰,后得知自己被無罪釋放,又忍不住放聲大哭。在衙門里辦事的官吏差役,看見這種情況,深受感動。

犯人們死里逃生,十分感謝青天于大人,同時對于成龍所代表的清朝政府,也增添了幾分好感。于成龍此舉,在特殊的戰爭時期,為清朝政府爭取了不少民心。此后,官府在辦理軍需、賦稅等公務時,也就得到了福建百姓更多的支持。

于成龍不僅用高效率高水平的手段大量清理冤獄,釋放大量無辜百姓回家,還十分關懷系獄囚犯的生活。朝廷的經費缺少,監獄犯人的口糧普遍不足,餓死事件時有發生。于成龍心里過意不去,他動員各地的官紳富戶,捐助銀錢,購買糧食,增加犯人們的口糧,讓這些人能夠勉強活下來。另外,他也捐助醫藥,為犯人們看病療傷。這在當時,應該是很罕見的舉動,于成龍畢竟只是一名封建官吏啊!他的這種境界,讓我們一些現代官員都免不了要汗顏。

簡訟省刑

于成龍上任后,還正式發布《簡訟省刑檄》,要求下屬各府州縣,在農忙時節,一律不得受理民間訴訟。他首先說:

訟獄為民命攸關,聽斷讞決,務合情罪,使民無冤,然后能使民無犯。

他認為“聽斷讞決,務合情罪”是司法的總原則,官府審案清楚,判決合理,百姓沒有冤情,朝廷的法律自然就樹立起了威信,百姓便不敢輕易犯法了。

于成龍認為,按察使就是管理全省司法工作的,而“簡訟省刑”是皇上發布的“敕諭”,也是司法的大原則。“刑期無刑,圣意即經意也。”意思是執行刑律,最高的期望是無人觸犯刑律,皇上“簡訟省刑”的理念,和儒家經義是一致的。這幾段話是于成龍為自己的新政策尋找的最高理論依據。

然后說:值今時屆農忙,亂后孑遺,方得歸農樂業,大小衙門俱應停訟。

于成龍說,民間的細小紛爭,告到官府的,官府不準受理,不準拘審人犯,騷擾百姓,妨害農業。不準擅自擬定罪行、贖金,不準借官司向百姓勒索財物。關系重大的案件,上邊派下來的案件,官府不得不受理的案件,審案人員必須心平氣和,傾聽百姓申訴,獲取真實情況。不許官吏嚴刑拷打,主觀辦案。也不許上下其手,徇私賣法。

于成龍是從基層一步一步干上來的,熟悉衙門里的辦案弊端。他對下屬,既有正面的指導,也有威脅和警告。如果下屬“擬議妥確,獄不茲煩”,他會以此作為官吏的考核成績,向上級推薦;如果下屬“苛酷淫刑,草菅民命,徇私賣法,巧為輕重”,他不但要重審案件,為民平反,還要依律追究“報參”相關責任人。

于成龍不許受理民間細小紛爭,那百姓真有細小的冤屈該怎么辦?難道就沒人管了嗎?其實,于成龍此舉是權衡利弊,對癥下藥,當時各級官府中的貪官污吏們借著辦案,騷擾勒索百姓,中飽私囊,徇私賣法,這是大病。百姓們一打官司,不僅自己的冤屈得不到伸張,反而要受官吏之害。于成龍下令“停訟”,其實是要束縛住貪官污吏們的手腳,讓他們不能明目張膽地害民。至于那些細小的冤屈,比如誰打誰一拳,誰欠誰幾兩銀子等,本來就還有很多調解的辦法。于成龍在黃州時曾寫過一首《勸民》詩:

閉門且避事,省爾窮民錢。

莫憾居官懶,妻孥望爾還。

意思是我關著門不受理官司,只是想給你們這些窮老百姓省幾個錢。不要嫌我們這些當官的太懶,老婆孩子在家里等著你呢,快回去吧!

現在的我們,已經懂得用法律保護自己的權益,有了糾紛就去法院。但實際上,這中間的是非和利弊,也只有經過的人才知道。《秋菊打官司》,賣了多少辣椒,跑了多少路,吃了多少苦,最后只是要個“說法”而已。于成龍的“息訟”思想,對我們現代人,也未必沒有啟示呢!

企鹅大冒险官网